首頁 云嶺要聞 審查調查 工作動態 黨紀法規 黨風政風 巡視巡察 信息公開 監督曝光
所在位置:首頁 >> 廉政教育 >> 以案警示
忘記了初心自毀人生——威信縣開發投資有限公司總經理劉朝俊違紀違法案
發布時間: 2019-12-07 08:04:56 來源: 昭通市紀委監委

“一百多天的留置生活讓我體會到了自由的珍貴,回想自己還算辛苦努力的大半生工作,由于自己的錯誤行為換來這凄慘的結局,心里感到無比的苦澀和痛苦,悔恨自己的行為給自身的工作和事業帶來了毀滅性的打擊,給自己的家庭帶來了極大的痛苦……”在被留置160天后,劉朝俊在向昭通市紀委監委遞交的悔過書中追悔莫及。

2018年7月,市紀委監委收到群眾檢舉領導干部違紀違法的問題檢索,在對問題線索進行初核過程中,發現劉朝俊涉嫌嚴重違紀違法。

隨后,相關線索被移送備案。

2018年11月5日,市紀委對劉朝俊涉嫌嚴重違紀違法進行立案審查,市監委對劉朝俊涉嫌嚴重職務違法進行政務立案調查,同日,對其采取留置措施。

包裹住的黑暗一旦被撕開了口子,真相就如同抽絲剝繭……

經查,威信縣開發投資有限公司總經理、威信縣公共基礎設施建設有限公司總經理、威信縣城鄉建設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劉朝俊,嚴重違反政治紀律、中央八項規定、廉潔紀律、工作紀律;違反國家法律法規,涉嫌貪污犯罪、單位受賄罪、串通投標罪。

褪色的初心——

入黨申請書上的錚錚誓言還未褪色:“我志愿加入中國共產黨,是為了更加嚴格的要求自己,把自己的一生交給黨安排,隨時為黨和人民犧牲自己的一切?!比欢?,時隔多年,他已全然忘記了自己的初心、喪失了自己的信仰,在權利和金錢面前敗下陣來,向黨和人民交出了一份不及格的答卷。

劉朝俊出生在云南滇東北昭通市威信縣的一個傳統家庭,自小,父親的愛崗敬業、母親的勤勞樸實對他耳濡目染,在云南省糧食學校畢業后,被分配到威信縣糧油工業公司工作,19歲便捧上了人們羨慕的“鐵飯碗”。

年輕,憑著一腔熱血,有干勁、敢追求,在自己的勤奮上進和組織的精心培養下,事業邁上了一個又一個的新臺階,年紀輕輕便成了正科級干部。原本,他可以在自己的事業上大展宏圖,為家鄉父老做出自己更大的貢獻,可惜的是,他忘記了自己的初心,一旦權在手,便把令來行,把權利當成了謀取私利的工具,一步步滑向了犯罪的深淵。

追根尋源,劉朝俊的蛻變應始于對權力的錯誤認識。2014年,劉朝俊被抽調參與威信縣開發投資有限公司組建工作,隨后,開投公司、城投公司、公投公司相繼成立,由于工作性質,公司的每一個項目每一個工程都牽涉著龐大的資金鏈,身居管理層的劉朝俊,看著一個個的項目和巨額工程款,內心“權為民所用”的這桿秤開始慢慢失去平衡,人生觀、價值觀逐漸變得扭曲,于是便見縫插針動起了壞腦筋。

“不自重者致辱,不自畏者招禍。”2015年,縣委政府啟動本縣看守所建設工程,并確定由公投公司進行代建。此時,已任威信縣開投公司、公投公司、城投公司常務副總經理的劉朝俊,敏銳地察覺到這是一次發財的機會,圖謀將工程中的場平項目交由開投公司實施而從中謀利,于是,身為招標方負責人,他本著近水樓臺先得月的便捷,既當甲方又當乙方,借殼一家公司資質參與場平工程的招投標,先后挪用公款91余萬元操控招投標,采取圍標方式,最終借殼公司以1012.29萬元順利中標。

然而,被利益蒙蔽了雙眼,劉朝俊心中已全無黨紀國法,在金錢的誘惑下,觸碰了群眾利益這根弦。

中標后,借殼公司并未對工程進行實際施工,而是由涉案相關人員以借殼公司的名義實施,這種“殼外殼”的低劣工程,脫離了監管的正軌,導致施工方利益熏心,人為更改設計圖紙,以致施工現場出現山體開裂,徒增的一系列重新勘測及設計施工等補救工作,加重了國家的財政負擔,也敗壞了政府的形象,損耗黨的公信力。

“人到中年以后,隨著權力的增大,特別是組建開投公司以后,權力變大了,對自己的要求也放松了?!眲⒊⊥?,權力是把雙刃劍,位高權重者,如果對權力沒有敬畏之心,一旦遺忘了肩負重任的使命、為民所托的初心,注定將難以善始善終。

輕車熟路的“操盤手”——

貪欲在膨脹,僥幸心在作祟,在邁出了違紀違法的第一步后,劉朝俊膽子大了、私心重了,內心滋生出腐敗的土壤,并開始愈演愈烈。然而,他卻渾然不知自己已泥足深陷,反而享受著這種“家長式”的權力管控。

2016年初,劉朝俊負責本縣麒麟小區綜合體項目建設。建設之初,需要對項目進行規劃設計,在通過一系列的評估審定后,當被選定的公司開出設計報價后,劉朝俊卻提出需要對方抬高合同單價,虛增項目設計費,以解決公司接待費為由,要求對方將超出原本報價的金額作為“返點”返回。這一次,他伙同設計公司套取國家資金128余萬元。

為規避法律風險,劉朝俊安排其表妹夫與設計公司簽訂虛擬合同,其表妹夫再通過多人轉手,將扣除“過橋費”后的60萬元,分七次轉存到劉朝俊持有的以其朋友名義辦理的賬戶上,完成了一套完整的洗錢過程。

此時,扮演“操盤手”已輕車熟路的劉朝俊,全然把職務當作獲取利益的平臺,思想一步步滑坡,生活開始腐化,一心貪圖物質享受,沉迷于觥籌交錯。

“奢靡之始,危亡之漸?!鄙畹母苌龀~的接待費和難以處理的支出,胡支亂花的現象難以填補資金的短缺,于是,他開始把職權作為交易市場。2015年12月至2018年期間,他利用職務之便,以請對方幫忙解決接待費為由,用手里掌控的工程項目作為“關照”,非法向與其有業務往來的公司通過抬高合同單價、索要利益返還、虛擬合同等手段套取國家資金,共計獲得資金111.89萬元私設小金庫,用于購買高檔煙酒、超標接待。

甚至在案發后,調查組依法對其辦公室進行搜查時,除了一部未開封的價值為1.29萬元的華為手機外,在包裝一壇酒的紙盒內搜出2000元人民幣,但劉朝俊卻無法回憶出送禮的人。

“內心深處的個人的貪欲和享樂主義導致自己走上了違紀違法道路,致使自己罪孽纏身?!闭紊系淖冑|、生活上的腐化,一定程度上助長了劉朝俊對權力的濫用,沉溺于奢靡之樂,勢必誤入歧途而自毀前程。

……

自開投公司的組建至案發期間,近四年時間,隨著職務的晉升,影響力的擴大,劉朝俊的蛻變不僅體現在經濟上的貪婪,同時,“思想上黨性不足、信念缺失,工作上膽大妄為、不遵紀守法?!边`規插手工程建設,將160余萬元公款代繳違規罰款,黨紀法規對他而言形同虛設。

東窗事發——

明知違紀違法,卻不知敬畏、不收斂、不收手,頂風違紀,甚至對抗組織審查,完全丟掉了一名共產黨人的品格。

2018年10月,案件東窗事發,市紀委通知其下屬談話,在談話人員離開談話地點的當晚,劉朝俊便設法了解市紀委調查方向,安排談話人員在每天談話結束后,必須將當天的談話情況對其進行匯報,先后召集涉案相關人員多次“挑燈夜戰”商量串供,對抗組織審查,甚至聽由涉案相關人員的指使“頂住調查壓力,做好住幾個月的免費賓館的準備”,使審查調查一度陷入僵局。

然后,法網恢恢,疏而不漏……

2019年4月24日,縣紀委給予劉朝俊開除黨籍處分、縣監委給予劉朝俊開除公職處分。收繳違法所得,其涉嫌犯罪問題被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

相關文章

英超积分榜11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