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云嶺要聞 審查調查 工作動態 黨紀法規 黨風政風 巡視巡察 信息公開 監督曝光
所在位置:首頁 >> 彩云論壇 >> 清風文苑
難忘在鄉下挑水等水的日子
發布時間: 2020-02-10 10:35:46 來源: 紅河州紀委監委

久居城里,喝著清澈的礦泉水,最難忘童年時代在鄉下老家用木桶和扁擔挑水、等水的那段日子。

那時,我的家還在瀘西縣中樞鎮挨來壩一個小村子里,那里生活著100多戶人家。雖然那里溝多、河多、水更多,曾有“漁米之鄉”的美譽,無論是溝里的水,還是河里的水,除了灌溉良田外,全都匯聚于上世紀60年代人工開鑿的“中大河”,一直靜靜地向西流著,穿過工農隧洞,匯集于平海子水庫,然后環繞崇山峻嶺,流向南盤江,越流越遠……但是,在我童年的記憶深處,受上游工礦企業、城市生活污水等影響,家鄉卻是最缺生活飲用水的地方。

那時,村子里有兩口老井。一口緊挨背水橋,工農隧洞排澇工程開工那年人工開挖而成,靠老天下雨聚水沉淀而供外來的工人及當地群眾生活飲用。另一口在村子學校(集體大倉房)前,秋冬兩季很少下雨的時候,大家會不約而同各自挑著空木桶來到這里挑水。當時農村挑水所用的工具就是木桶。每天,天剛蒙蒙亮,窗外便傳來腳步聲及說笑聲,就知道人們去挑水了。

“咯、咯、咯……”有時雞叫3次,就有人手提馬燈早起去井里挑水,因為這口老井的出水量小,容量又不十分大,所以大家都爭先恐后去搶著挑,稍微慢點就沒有可挑的了。這樣勉勉強強能維持到春節前后,碰著持續干旱,水井里的水就越來越少,工人們和村里人就都要到離工農隧洞不遠的大山沖箐溝里挑水,來回要走一個多小時的路程,男女老少,來來回回、穿梭不?!?/p>

也就是在那樣的干旱年代,便產生了“等水”這個活。家里的強勞動力忙著種地,等水這活便落在老人和孩子身上。等水就是帶上家里的木桶來到井邊,目不轉睛地望著水一滴一滴流出來,然后用木瓢一瓢一瓢把水裝進木桶里。盛滿了,便小跑著回家把大人叫來挑回去裝進瓦缸里,然后挑著空木桶返回井邊繼續等水,直至瓦缸裝滿為止。

當時,我家狀況是父母親早出晚歸忙著養家糊口,哥哥和姐姐上學讀書。等水這項任務自然而然便落在了我和妹妹的身上。我和妹妹經常輪流著等水,就連一天兩餐飯都是家里人做熟送來在井邊吃的,甚至連晚上睡覺都是在井邊。我困時就在草地上睡一會兒,由妹妹等著;妹妹困了,我等著……一桶水裝滿了就換另一只空桶,以此類推。說實話,因為這口老井的出水量實在太小,加之等的人家又多,一個晚上所等到的水也就是那么幾挑,節省點用也就能用個兩三天……就這樣,年復年月復月日復日。

再后來,村子里家家戶戶學著鄰村人在房前屋后或自家院子里投工投勞打井取水。然而,這樣的水質卻達不到國家生活飲用水常規標準。

今年春節期間,我回到久別的家鄉。從村支書楊天平那里獲悉:去冬今春,在上級黨委、政府的幫助下,村里整合資金,投工投勞把飲水管線引進村子里,徹底解決了全村人的飲水問題,所有村民都喝上了干凈的自來水。

年近八旬的媽媽用著清澈的自來水,高興地跟我說:“兒呀,沒想到我在有生之年還能喝上潔凈、衛生的自來水,感謝共產黨!”

望著媽媽的笑臉,回想起童年時代在鄉下老家挑水、等水的那段日子,我百感交集。因為那段逝去的難忘往事,是父老鄉親們用木桶和扁擔挑水、等水發展到打井取水到如今自來水進入家家戶戶一系列巨變的最有力見證,我怎能隨隨便便就忘記呢?。ㄚw仕會)

相關文章

英超积分榜11轮